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6|回复: 0

少婦的愛慾交響曲

[复制链接]

787

主题

787

帖子

24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29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7-30 10: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八歲的新婚少婦珮怡,是個高挑健美、身材惹火的性感
尤物,除了嫵媚動人的豔麗臉蛋,胸前那對碩大渾圓、堅挺而充
滿彈性的傲人雙峰,更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眼光。
今天她穿著一件鵝黃色的窄裙,搭配著絲質的白襯衫,修長
白皙的雙腳踩蹬著鵝黃色的高跟鞋,正從百貨公司的大門走出來
,由於是週末再加上年終大特賣,搶著要搭計程車的人群讓她望
而卻步,所以她決定走到下一個路口再攔計程車,不過在初冬的
台北街頭,略顯冰涼的寒風還是讓珮怡把一直掛在手肘上的短大
衣穿上了身。
她邊走邊繫著大衣的腰帶,雖然寒風吹亂了她波浪形的長髮
,但她那頎長曼妙、風姿綽約的體態,依舊使許多路人對她行著
注目禮,尤其當她螓首輕輕一甩、便將滿頭秀髮飄逸而準確的甩
蕩到右肩後面,霎時那充滿撩人風味的髮型和她那彷如精彫細琢
過的姣美臉蛋,立刻讓好幾個男人看直了眼睛。
不過珮怡似乎已經習慣了那種猛盯著她瞧的眼光,她神色自
若地流灠著商店的櫥窗,在經過一家專賣女性內衣的精品店時,
她還進去觀賞了好一陣子才走出來,只是她的雙手依然空空如也
,好像還是沒有買到她想要的款式。
熙來攘往、車水馬龍的街頭,除了那些對珮怡的姿色大感驚
豔的眼光以外,還有兩個男人若即若離的一直尾隨著她,他們保
持著一定的距離,一左一右的跟在她背後閒逛,除了偶爾交換一
下眼神之外,那兩個外型猥瑣的中年男子,看起來就像毫無關聯
的陌生人一般,別說珮怡沒有注意到他們倆的存在,其實就算她
看到那兩個人,她壓根兒也不可能發覺會有什麼危機存在。

頭才甫一接觸,珮怡的嬌軀便發出一陣愉悅的顫慄,接著,就如
同一對久別重逢的情侶似的,兩人開始熱烈的擁吻起來,儘管司
機嘴裏有著討厭的煙臭味,但珮怡還是把自己的香舌伸進他的口
腔裏去攪拌,他們倆此來彼往,時而兩舌交纏、時而舌尖互呧,
不但彼此互吞著津液,偶爾還會互相吸吮著嘴唇和磨擦牙齒,而
珮怡那『嗯嗯唔唔』的輕哼與濃濁的鼻息聲,在在都說明了她此
刻正處在極度的亢奮中。
事實上,珮怡已經準備好讓這個既陌生又醜陋的中年男子侵
入她的身體,雖然現在連她自己都搞不清楚這還算不算是強暴?
但她心裡比誰都清楚,頂多再過幾分鐘,就在這窄小的車廂內,
她的生命歷程裏便會多了一個男人,不過她總覺得有些荒謬,因
為這個即將與她合為一體的司機,她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曉得,
想到這點,珮怡不禁無聲的自問:「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自
己怎會放棄了抵抗而讓這男人予取予求?....天吶!誰來告訴我
,這真的是遭人強暴還是我自己正在紅杏出牆?」
就在珮怡正在思索的當下,司機忽然爬起來跨跪在珮怡的胸
脯上,他握著他那根硬挺的肥屌朝著珮怡的朱唇猛塞,這突如其
來的舉動讓珮怡有點驚訝,等她意會過來時那充血的大龜頭已經
擠開她的雙唇,緊緊地頂在她的貝齒上,同時她也聞到了一股腥

胴體說道:「妳當良家婦女實在太可惜了!嘿嘿....妳應該到酒
家上班或乾脆去當妓女,這樣就可以造福不少台灣同胞了....哈
哈....。」
顧不得排骨的揶揄與譏諷,珮怡只想趕快用雙手掩住自己那
狼狽不堪的下體,但排骨一看她想掩蓋住從她小穴裏洩露出來的
秘密,立刻一邊將他的龜頭頂進珮怡的肉洞、一邊命令著她說:
「把手拿開,也不准遮住妳的臉,呵呵....看妳被幹的表情可真
是人生一大享受呢!」
珮怡的粉臉霎時整個嫣紅起來,她羞赧無比的將螓首歪向一
旁,再也不敢去看任何一個男人的臉。
排骨堅硬而頎長的肉棒開始挺進,但可能是因為他那偏右又
往下急促彎曲的外形太過奇特,所以他的攻擊並不是很順利,他
在連續調整了好幾次角度以後,才如願的全根盡入。
起初珮怡對排骨的抽插並沒有特別的感受,但是當排骨開始
如魚得水的猛鑽直幹起來以後,她逐漸發覺到了明顯的不同,一
股新鮮而刺激的快感從陰道竄進了她的子宮,接著又從小腹傳到
她的胸腔,然後她的腦波也接收到了那一次比一次更強烈的震撼
與舒坦,最後她腦中一遍空白,只是本能的脫口低呼道:「哎呀
....喔....嗚....你..你的東西..好長....嗚....好硬....噢..
你把人家....插的好深....哎....喔....天吶....人家從來沒被
....幹到這麼裏面啊....噢....唉....怎麼辦?....你..是不是
....要活生生的把人家的....小屄屄..幹穿呀?」
隨著放浪的言詞,珮怡的屁股也同時淫蕩的搖擺起來,她拼
命想去迎合那顆刁鑽而有力的龜頭,因為之前被山豬的大龜頭把
陰道撐得有些麻痺,再加上有過多的淫水潤滑,所以她一時之間
無法體驗到排骨的威力,但自從被頂肏到從未被開發過的深處之
後,那份前所未有的騷癢、亢奮與刺激,促使她忘情地挺聳著下
體,她不僅想要排骨越頂越深、更期盼著能讓他直搗花心。
但也許是排骨的陽具彎曲幅度過大,所以使他的龜頭一直難
以碰撞到珮怡的陰蒂,這種只差臨門一腳,搞得珮怡不上不下的
窘況,終於逼使她再度無恥的叫床道:「啊、啊....哎呀....喔
....嗯....排..排骨大哥....求..求你....用力....嗚....噢..
再用力一點....喔....啊..拜託....請你用力....插到底....喔

毛子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全根沒入珮怡的嘴裏,這幕百分之
百、絲毫不拖泥帶水的深喉嚨演出,加上珮怡那對細白渾圓、不
停在那兒震盪搖晃的垂懸大奶,看得排骨是猛吞口水、直打手槍
,最後他實在是受不了了,便衝到珮怡身邊,他一手愛撫著大奶
、一手握著自己的長屌去頂觸和刮弄,而另外一邊的禿子一看到
這光景,也立刻有樣學樣的頂觸著另一粒大奶。
四面楚歌的珮怡很快便被玩出了全新的體驗,那種渾身發熱
、腦海裏光芒亂竄的虛無感,使她忽而覺得自己彷彿飄浮在無垠
的乙太、忽而又覺得自己已經跌落冰涼卻舒適無比的大海,她依
稀還能記得正在頂肏她陰道的男人叫老伍,但卻已經不復記憶自
己怎麼會跟他在一起作愛....而且除了老伍,還有其他男子。
一股酣爽至極、全然解脫的快感迅速佈滿了珮怡全身,她不
曉得自己有沒有尖叫出來,她只知道自己渾身顫慄、雙腿直抖,
然後便徹底的崩潰了,數量驚人的陰精不斷的噴湧出來,那溫熱
的騷水不僅飛濺在地上,更沿著她的大腿內側汨汨而流,甚至還
灌進她的高跟鞋裏面,那黏呼呼的感覺,讓珮怡更加興奮的踮起
腳尖,毫無顧忌的再度噴出了有如泉湧般的淫水,不過她心裡比
誰都清楚,她這次爆發的不止是陰精、而且還夾雜著尿液;這第
三次的高潮,讓這位素來端莊高雅的絕美少婦,竟然爽快到變成
尿失禁!
沒有人知道她這次高潮持續了多久,因為就在她顫慄的嬌軀
還沒平息下來以前,毛子便一邊發出呻吟、一邊拉扯著珮怡的秀
髮低吼道:「喔....哇....幹....真爽....媽的....我要射了..
..喔....啊....幹....婊子....通通給我吃下去!」
毛子擠出最後一絲力氣,在勉強又衝刺了幾下之後,整個人
便慢慢癱軟下來,當他拔出已然軟趴趴的細小肉棒時,珮怡的嘴
角也溢流出一沱白色的精液,她抬頭望了望毛子,然後又低首把
毛子那沾染著精液的肉棒舔了個一乾二淨,不用說,毛子的精液
至少有百分之九十已經被她吃進肚子裏。
一個樂於吞精的美女,立刻又挑起了山豬的性慾,他擠到禿
子旁邊,貪婪地愛撫著珮怡那美不勝收的雪臀說:「嘿嘿....好
漂亮的屁股,不知道被別人用過了沒有?」
話都還沒說完,他便用食指去試探珮怡的肛門,但那從未被
人碰觸過的敏感菊蕾,那容他胡亂挖掘,只見珮怡雪臀急躲,並
且緊張的回頭看著他說:「啊....那裡不要....那兒....不能玩
呀!」
山豬一看她如此緊張,便輕輕的撫觸著她的菊蕾說:「怎麼
?妳屁眼還沒被人幹過嗎?」
珮怡連忙點著頭說:「沒..沒有....那地方怎麼能玩嘛?」
一聽美女的後門還沒被人走過,山豬立即邪惡的向排骨眨著
眼說:「要不要帶她去汽車旅館玩屁眼?呵呵....還是原裝的耶
,幹起來一定刺激透頂!」
排骨望了下越來越昏暗的天色說:「老子連一炮都還沒發射
呢,先讓我爽一炮,再來抽籤決定看誰要幫她的屁眼開苞。」
說完他一把推開毛子,趕著要把龜頭插進珮怡嘴裏,但珮怡
一聽他們還想玩弄她的肛門,當場便害怕起來的求饒道:「不要
啊....排骨大哥,請你放過我那個地方吧。」
但排骨並不為所動,他一面頂進珮怡的嘴巴、一面盯著她的
眼睛說道:「再囉嗦等我們幹完妳屁股以後,就把妳綁在這裡餵
野狗,知道嗎?」
珮怡已經無法說話、也不敢再說話,她乖乖吸吮著排骨的龜
頭,而老伍這時則氣喘噓噓的嚷道:「喔....來了....快、快..
..我的心肝寶貝....趕快搖妳的翹屁股....噢....爽啊....。」
一股又濃又熱的精液猛然灌入陰道深處,那份舒暢的感覺使
珮怡閉上了眼睛,而老伍還在用力扭挺著屁股,他的精液也還在
持續的噴出....。1311
然而就在這個痛快時刻,一陣尖銳而響亮的哨音忽然傳了過
來,除了珮怡以外,每個男人都渾身一震,當場嚇得臉色發白,
在他們面面相覷了大概一秒鐘以後,只見排骨推開珮怡邊拉著長
褲邊跑,而意猶未盡的老伍也是跌跌撞撞的提著褲頭衝了出去,
禿子則是連滾帶爬的邊跑邊罵道:「幹他媽的!怎麼會有警察?
誰去報案的?」
此刻哨音已經更加接近,同時還有人喊著:「看到涼亭了,
快點!第一小隊趕快包抄過去,通通抓起來!」
這下子原來跑在最後面的山豬,再也顧不了什麼道義,他一
手推開擋在面前的毛子,然後一個箭步的衝到禿子身體,右手一
拉便又把禿子甩到了他的背後去,害得那兩個倒楣的傢伙撞成一
團,全都跌了個狗吃屎。
珮怡起先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只是楞在當場看著他們盲目的
竄逃,甚至連那兩輛計程車爆響的引擎聲都沒讓她回過神來,她
依舊有些茫然和困惑的望著亭外那遍泥濘而雜沓的腳印,如果不
是一陣寒風吹來,使她不禁渾身一凜,這才令她如大夢初醒般的
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站在那裡,然後,她意識到了自己另一層的
危機,警察來了!表示有人看見她被輪姦的場面,如果她還呆在
這裡,那麼,她就會成為新聞事件的女主角....。
機敏的心靈瞬間復活了,珮怡明白這是分秒必爭的時候,她
當機立斷的抓起被拋在一旁的短大衣,然後邊跑邊穿,快速的往
石階這邊溜下山,那原本狼狽而慌張的身影,在荒煙蔓草中,很
快的又變成了長髮飄逸的迷人倩影....。
計程車已不見蹤跡、珮怡的背影也漸去漸遠,一個身材健碩
高挑的年輕人走進了涼亭,他一邊撿拾著珮怡散落在地上的衣物
、一邊把尖刀和那些童繩軍都丟進草叢裏。
另一個手上拿著哨子的年輕人也出現了,他站在第一個年輕
人背後問道:「老哥,要不要追過去把她抓回來搞?」
第一個年輕人望著差不多已將消失的倩影,輕輕的搖著頭說
:「來不及了,今天就先讓她回去休息吧,嘿嘿....反正她怎麼
也跑不掉的。」
第二個年輕人指著他雨衣下的褲襠說:「老哥,我這裡都還
漲著咧,以後要到哪裡去找她?」
第一個年輕人回頭看著他說:「放心!我知道她家,你只要
把我們手機裏的照片和錄影洗出來給我就好,呵呵....等過幾天
我們就可以去登門拜訪她了。」
說完他又叮嚀著說:「老弟,去把老爸要我們挖的竹筍拿過
來吧,今天還真該謝謝老爸這個哨子呢,哈哈....沒想到會這麼
管用。」
兩兄弟一個抓著一袋竹筍、一個提著裝滿珮怡衣物的塑膠袋
,交頭接耳的走向竹林裏那條下山的小徑;濕冷的細雨還在飄著
,但他們倆的心頭卻是火熱無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0-16 05:55 , Processed in 0.04094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