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回复: 0

[資訊] 中之森

[复制链接]

346

主题

346

帖子

107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78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6-28 16: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這已經是30多年前,當我還是小學生到祖父家玩所發生的事情,

每每到像這樣寒冷的季節,這件事就會像昨天的記憶一般鮮明的想起。

每年只要學校一放暑假或寒假,我一定會到我爺爺家渡過一個夏天、一個冬天,

那年的冬天,爺爺也是帶著像太陽一般溫暖的笑容來迎接我:「你來啦,K。有沒有長大一點啊?」

我開心地抱著爺爺,就和以前一樣,不管是洗澡還是睡覺都和爺爺在一起,

奶奶很久以前就過世了,爺爺一個人住在一棟小小的屋子裡,

爺爺也一定為我每次的到來都感到開心吧。


爺爺的家在東北地方山區裡的村落,

我每年拜訪爺爺家都會覺得就像是要去探險般那樣地興奮,

當時我家住在市心中,所以對於爺爺所住的鄉下一切都讓我感到好奇。

不管是清澈的溪流、連綿雄大的山峰、還是翠綠的森林,

像這樣讓人感到神聖的美好大自然,我最喜歡了。

特別是一到冬天,只要降雪了,這裡會變成一片銀白世界,是住在市心中看不到的景象,

而且除了這些原因之外,我最喜歡爺爺了,

穩重又溫柔,絕對不會對我生氣。

因為那樣穩重的個性和令人安心的笑臉,爺爺受到左鄰右舍的喜愛,

就像是盛開的花朵一般,爺爺身邊總是綻放著人們的笑容。

而且爺爺除了農耕之外也從事獵人的工作,精通關於山的一切事情,

因為和大自然一起生活,還有做著奪去生命的獵人工作,

所以他是一個比任何人都還要尊重生命以及自然定律的人。



在爺爺家住了一個星期後的早上,我和村子裡的友人A和B兩人約好要一起做秘密基地。

我:「我要出門了!阿公、謝謝你的飯糰!」

爺:「好、要小心安全哦。小心不要掉到河裡了。不要走得太遠哦!啊、等一下K」

我:「什麼事?」

爺:「聽好了,K。雖然我已經說了好幾次了,千萬不要到『中之森』去哦。

      那裡是連阿公都沒辦法去的地方。」

我:「嗯。我知道」

爺:「還有啊…今天早上山的樣子怪怪的。鳥呱呱叫地很吵,是山卻很安靜,總覺得有點不安啊。

      雖然我不想對你囉嗦,像這種日子你可別走進深山去哦!」

我:「好~~!」



那天是那個季節難得沒有下雪的大晴天,除了這點就和平常一樣的早晨,

但是,當時我並不暸解爺爺所說的意思。

話說『中之森』指的是這座山裡的一部分的森林,「絕對不能接近那邊」爺爺時常叮嚀的場所。

而絕對不能接近的理由是因為中之森有山神大人的關係,

那裡是供奉山神大人的神聖森林,所以絕對不能接近。

如果看到山神大人的話,命會被山神大人吸走、或者是給與對方生命力,

讓對方一生健康地生活之類的,各式各樣的傳說。

爺爺是這麼說的:『如果會奪走生命的話同樣也會賦予新生,就像這座山一樣的山神。』

不過我本來就不是這裡的人,我也不知道中之森是在什麼地方,所以對爺爺所說的話總是似懂非懂的。



和朋友會合,到達山裡之後,開始尋找可以做秘密基地的地方。

A:「好啦!要在哪裡作呢?」

B:「因為是我們的秘密基地,想要再進去一點的地方耶」

我:「被大人發現的話就沒意義了嘛~」

所以我們就往山的深處移動,大約走了30分鐘,在雜木林中找到適合的場所,

就在那邊開始做秘密基地。(雖然說是秘密基地不過只是個小雪屋而已)

就這樣做到了過中午,就一邊吃中飯一邊蓋基地。

到了太陽開始西落的傍晚,A有點擔心地看著森林的深處。

我:「怎麼了?」

A:「…總覺得,山有點怪怪的感覺。和平常不一樣。」

我不明白A所說的意思,在我看來,這座山的風景就和平常一樣沒有改變。

我:「什麼意思?」

A:「我也說不清楚,就是…山好像在搖的感覺,吹過來的風感覺很奇怪。

     既不冷也不熱…你看那個!」

A所指的森林深處,有五六隻鹿跑過,接著鳥群也像是被什麼追趕一樣吵鬧地從我們頭上飛過。

B:「這個季節鹿應該在更高更深的地方才對,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是被熊追嗎?如果是那樣就糟了。」

A:「不是,這附近有村裡的獵人在管理著,熊絕對無法接近。

     不過果然是哪裡怪怪的,今天就回家吧!」

B:「也對,今天就回家好了,也很晚了。」

雖然還想要繼續玩,不過我們還是決定回家了,那時那個討厭的預感到現在都還記得。

走回路約20分鐘過去了,四周的樣子總覺得怪怪的。

B:「欸、之前有經過這裡嗎?來的時侯沒有這麼大的岩石吧?」

A:「嗯,往右走好了。說不定是那邊。」

但是往右走也不對,我們完全迷路了,先不提我,A和B他們常常在這裡玩耍,

對他們而言就像是他們的庭園一樣,絕對不會迷路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管是時間還是距離,就連我們所在的位置,我們完全搞不清楚,

簡直就像是在同樣的地方繞圈子一樣,怎麼走都走不出去。

不知何時,我們走到了森林的深處,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冬天日照時間短的關係,還是說陽光被樹林遮住,

附近漸漸地暗了下來,而且還下起雪來了,氣溫也下降,讓我們三個小孩更感覺不安。

再走一陣子之後,太陽漸漸西落,從村子的方向傳來了下午5點的鐘聲。

我:「已經下午五點了耶,這是哪裡?」

A:「不知道,可是好怪哦,竟然會在那麼近的地方迷路」

B:「這麼晚回去會被老爸罵的,快點回去吧。」

但是我們的疲勞都到了極點,就在適當的地方坐了下來,

爺爺的村子有讓孩子們帶著手電筒的習慣,所以我們三人都有帶著手電筒。

B:「好累哦。又好冷。肚子餓了~」

我:「欸,那裡好像有什麼耶?」

我將手電筒往那個方向照過去,有一個色彩已經剝落的巨大鳥居佇立在那。



我們小心翼翼地穿過鳥居,在荒亂的石道前方,有一個小小的祠堂在那裡,

祠堂前有米和裝了水的瓶子(可能是酒)的供品,而祠堂兩旁有寫滿了漢字的卒塔婆,



不過內容是什麼,我們讀不出來,只是一臉呆掉的互相對看。

A:「怎麼會…這邊應該不是『中之森』吧?」

B:「不知道…我也沒去過『中之森』,地點什麼的也不知道…

      但是我沒有聽過這座山有這樣的神社」

我:「『中之森』是這麼糟糕的地方嗎?」

B:「對哦。你是外地來的所以不知道,但是我從老爸那邊有聽過。」

我:「怎樣的?」

B:「簡單的說,『中之森』是山神所住的地方,村子的人們絕對不能接近的場所。」

我:「這個我知道」

B:「而且那個山神還是個脾氣很壞的山神,如果山神知道『中之森』有人闖入的話,

     手腳會被山神拉住被帶到別的地方哦,大人把這個叫『神隱』或者是『詛咒』」

我:「…別的地方是指哪裡啊?」

B:「不知道,總之如果碰到『神隱』,就算是大人也會失踨。會被帶到就連大人都不知道的…」

就在B還想繼續說些什麼的時侯,四周突然響起了從來沒有聽過巨大聲音。

B:「嗚哇!怎麼了?!」

A:「山在搖耶!」

整座山開始搖晃起來,

我們完全搞不清楚是發生了什麼事,只能緊張地在雪地上奔跑,並且緊抱著樹木,

就這樣山搖晃約2~3分鐘之後。搖晃終於變小,地鳴也停止了,四周再度被寂靜所包圍,

我們三人愣在原地並且就這樣坐在地上。

A:「……剛剛…到底是怎麼了啊?」

我:「不知道…大概是地震吧…」就在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突然………

「…滾出去、滾出去、滾出去」

「滾出去」

有人在耳邊小聲的說話,從聲音發不出是男是女,

與其說是在耳邊說話,不如說是聲音直接傳入腦中那樣的感覺,是個沒有任何情緒的聲調。



全身起了雞皮疙瘩,時間彷彿就像是停止一般,這一瞬間所發生的事情,我到現在仍然記得非常清楚。

A:「剛剛……………聽到了嗎?」

聽到的不是只有我而已,我們三人互看了一下,拔腿就跑。

B:「完了!這裡果然是『中之森』啦!剛才的地鳴一定是山神在詛咒!一定是因為我們跑進『中之森』的關係!

     山神生氣了!不快點跑的話命會被山神吸走的!」

A:「快點!趕快跑!」

這時侯腦中已經是混亂一片了!

總之我們不停地在漆黑中奔跑,不知道被絆到了幾次,

還有臉被樹枝之類的打到之類的、奔跑的方向什麼的已經完全不重要,總之就是趕緊逃離那個地方。

我停下腳步,喘個不停。體力已經到達極限,再也跑不動了,

停下之後發現A和B不在。和他們走散了,而且手電筒也不知道掉到哪去了,我因為害怕而哭得一蹋糊塗。

我喘著氣:「你們……你們兩個在哪裡啊………?」

疲勞再加上害怕,我連站都站不好,就這樣靠著樹木坐下來,

不知何時雪越下越大,變成暴風雪了,吹過來的雪蓋在我身上,毫不留情的奪走我的體溫,

手腳完全沒有感覺,我小小的身體已經到達極限了,

這時侯突然好想睡。

「已經…不行了吧………」正當這樣想的時侯。

沙…沙…

從我的後方突然傳來踩雪的腳步聲。

慢慢地、慢慢地、明明風吹得那麼大,不知為何那腳步聲卻聽得很清楚,

雖然因為一片漆黑所以看不到腳步聲的主人,

但是剛才感覺還是遲頓的身體,現在卻敏感的察覺有人從那漆黑的地方靜靜地走過來。

意識突然變得清醒,感覺很不可思議。

是誰會在這種夜晚、這種地方呢?

一定是山神出追過來了…想到這裡就渾身抖個不停。

雖然想著一定要逃走,但是身體就像是被釘在地上般完全動不了,

心臟就像是要跳出來一樣噗通噗通的跳動。

就像是我的心跳聲會洩漏我的位置一般,我緊張地摀住嘴和壓住胸口。


沙…沙…沙

腳步聲越來越近,最後在我躲的樹木的正後方停下了,

當時就連呼吸也停止了一般,我就這樣僵在那邊。

不知過了多久,大約十多分鐘吧,

什麼都沒有發生,本來緊張的神經就像線斷掉一樣放鬆了,我大大地喘了口氣。

已經沒問題了吧…

下定決心,往後一看,什麼都沒有,只有轟轟吹個不停的風雪。

什麼事都沒有。太好了…

我安心地回過頭,但是同一時間,我被眼前的景象嚇到說不出話來。

穿著雪白和服的女人,正俯瞰著我。那個距離不到一公尺吧,

雖然記憶有點糢糊,不過衪的身高有2公尺那個高,手腳異常的長,

我無法理解眼前的景象,只能不停地發抖。



月光下那張無表情的臉和樣子,那詭異的樣子令人想到雪女。

女人和我的眼光對上,彎下身體緊盯著我的臉,一邊看還的一邊露出冷笑。

雖然想要閉上眼或者是轉過臉不想看衪,但是身體就是無法動彈,而她就這樣一直看著我。

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一般,我只能拚命地想要停住抖個不停的身體,

女人有一頭及肩的黑髮,從長髮間可以看到充滿血絲的眼睛,

沒有血氣的嘴唇突然詭異的微笑了一下,

不知道是在生氣、還是在高興?又或者是悲傷?從她的表情看不出她的情緒。

然後女人突然地將我的右手拉起,因為太恐怖了,我發出一聲小聲的叫聲,

好大的力氣,手腕被抓得很緊很痛。

「好痛、好痛!」因為太痛了所以叫了出來,但是手無法掙脫。

不知道是因為太冷還是害怕的關係,身體無法使力。

就連本來要叫出的聲音,也像是喉嚨有什麼東西卡住一樣,無法叫出來。

我就這樣被那個女人無情地不知道要拖到哪去,

我往女人的臉瞄了一下,在月光和雪反射下,可怕又詭異的臉孔,

還是老樣子笑個不停,和我四目相望時,她的笑意又加深了。

「完了…要被山神帶走了………」意識漸漸失去的同時,我的腦中是這樣想的……

但是,好像聽到不知從哪傳來的最喜歡的爺爺的聲音。



當我醒過來的時侯,已經是二天以後的事情了,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我回到爺爺家了。

身體提不起半點力氣,這是夢嗎?

這樣想的時侯「醒過來了哦!」「他沒事哦!」之類的聲音、還有走廊跑步的聲音,

往旁邊一看,有好幾個村子裡的大人在旁邊。

「K!」

往聲音的來源一看,本來臉就皺皺的爺爺,臉變得更皺了,緊緊地將我抱住: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你活著真的是…太好了!」

爺爺帶著哭紅的雙眼,輕撫我的臉,

雖然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感覺到爺爺的溫暖,令我感到安心。

突然,我注意到一件事情,我的右手沒有感覺。

我害怕的將右手從棉被裡拿出來,右手手掌已經不見了,

雖然包著繃帶,但是已經看不出是「手」的樣子,被那女人拉住的地方不見了!!

那個夜晚的恐怖回憶又再次回來,我無法控制情緒,害怕的大哭起來。



等到我冷靜一些之後,村裡的大人和爺爺開始對我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

兩天前的傍晚,爺爺和其它村人注意到我們在山裡還沒回來,

就當大人慌張地要組隊上去搜尋之時,突然響起了地鳴,沒多久就突然發生了地震。

村裡的電線桿倒下、附近的道路也因地震裂開隆起,村子起了很大的騷動。

更糟的是,因為地震而我們所在的那座山發生大規模的雪崩,

村落有三棟靠近山腳的人家,因為雪崩的關係半毀,有好幾個人傷亡。

沒多久青年隊也集結,本來是打算上山找人。但是外面暴風雪的關係,

為防止二次遇害,搜索改為隔天一早就出發。

本來以為這次的雪崩和地震,我們一定是兇多吉少,

朋友A和B兩人被發現凍死在同一個地方,而我雖然是瀕死的狀況,

但是我被發現靠在『中之森』的祠堂旁失去意識,

而不可思議的事,『中之森』沒有受到雪崩波及的樣子。

總之,發生了這樣大的慘事,還是小孩的我能保住一條命就是奇蹟了,

但是我被發現時,右手掌已經是重度的凍傷壞死,不得不切掉。

我對爺爺說出我記得的所有事情,包括迷路、不小心進入『中之森』,

還有地震及聽到奇怪的聲音,當然還有拉著我右手的女人的事情。



爺爺聽了我的話之後,喃喃的說:「是嗎…山神保護了你啊……

山神就是掌管這座山生與死的神明,

有時會因為衪的任性,而給我們『生命』活下來,有時也會對我們伸出利爪。

山神為了救你,將你帶到沒有受到雪崩影響的『中之森』去哦。

衪用你的右手換了你的命啊。

A和B的事情…真的很可憐。」

我:「為什麼山神只救我一個?為什麼不救A和B呢?」

爺:「這個阿公我也不知道,山神是很任性的啊。

阿公也覺得A和B的事情很可憐,但是呢,K。

山神絕對不是不想救A和B,只是有時侯人類敵不過自然界的力量,知道嗎?

人類也是自然界的生物,跟鹿和熊、還有蟲沒有差別,都擁有一條命。

山神絕對不會因為是人類就偏心比較好之類的,…但是擁有光明未來的孩子死去還是讓人傷心…」

爺爺悲傷的輕撫我的右手。


那時侯,我不太明白爺爺所說的意思。

經過了許久,因為這件事情,雙親和爺爺似乎有些不和,而我也就這樣和爺爺疏遠了。

在我讀大一的那年初冬,爺爺過世了,享年96歲。

那天早上村子降下初雪,隔壁的鄰居去看爺爺的時侯,發現爺爺安詳地過世了。

沒有痛苦,就像是睡著一般,安靜地走了,參加葬禮時,爺爺最後的樣子讓我說不出話。

爺爺過世後沒多久,我再度回那個十多年沒有拜訪的村子,

不過現在和隔壁的大城市合併,多了柏油路和便利商店等等,和我記憶裡的爺爺的村子有很大的不同,

山也因為開發的關係,東禿一塊西禿一塊,那漂亮的小溪和連綿的森林也不見了。

有了年紀之後,回想當時的事情,那時不明白的事情,現在總覺得可以理解了。

我遭遇山難的那天早上,爺爺可能感覺到山裡起了變化吧。

長年在那座山當獵人所磨練出來的五感,一定是感覺到什麼變化了吧。

還有住在『中之森』的山神。

現在想想,當時那句「滾出去」會不會是警告我們『要起雪崩了快點逃走』呢?

還有,之後才知道山神是山的化身,精靈、就像是山的生命一樣。

很少出現在人的面前,傳聞說,衪會以女性或者是白蛇、白狐狸的姿態出現之類的。

相信山神,並且崇拜衪的人們,死後就回歸自然成為山神的一部分,

之後再由山來孕育、在大自然中不停輪迴,最後再次轉生為人。

爺爺的故鄉從古時侯就這樣相信著,直到現在每年仍然還是會舉行讚揚山神的祭典,

以前的人們與大自然共生的關係,所以對於不時發生的天災和不幸事故抱持敬畏,所以開始供奉山神吧。

同時對從河川和山裡採得的生命表示感謝,對大自然(山神)表達敬意吧。

我絕對不會將當時偶然被山神救的事當成夢之類的看待,

到現在,山神一定也是以山的生命這身份在哪裡看著我們,

如果有像春天那樣溫柔的時侯,也會有像冬天那樣嚴厲的時侯,

只要想到爺爺也有可能在山的哪裡時,就覺得很不可思議。

現在『中之森』那邊也在開發,山神的小祠堂好像移到不知道哪裡的神社去供奉了,

我看著光溜溜的右手,不禁這樣想:「山神看到變化那麼多的山不知作何感想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7-18 18:16 , Processed in 0.03608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