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5|回复: 0

奶大如牛...

[复制链接]

787

主题

787

帖子

24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29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6-28 12: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PostKing 于 2018-6-28 12:43 编辑

六月的一天,X市七中04級三班的畢業生迎來了十周年畢業聚會。
三班有三十八名同學,加上各門課的任課老師,一共有四十五人。
班長劉全出面,在市中心的三香大酒店包了個大包間。
六點不到,已有不少同學來了。
十年未見,大家變了很多,對号入座後,有說有笑地聊起天來。
一時間氣氛熱鬧非凡。
  稍晚,老師們也陸續到了。
數學王老師、物理徐老師、化學白老師、語文崔老師、政治柳老師、曆史文老師,當年的小夥子變成了中年,當年的中年人現在已兩鬓蒼蒼。
師生相見,自有一番驚喜。隻有英語老師于琴還沒到。
  說起于琴,男生們的心跳不禁加速。
那可是當年七中的校花——外校的人打趣說,人家的校花在講台下,你們的校花在講台上。
于琴當年隻有23歲,剛從師範畢業,來到七中的第一天就轟動全校。
三班是她帶的第一個班。
除了高二上半學期她因懷孕休假,由其他老師帶課外,其他時間她都是三班的任課老師。
  有同學問起于琴的近況,班長劉全說,帶完他們那一屆,于老師辭職了,随丈夫去了南方的S城,後來不知出于什麽原因,又回到了X市。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講起了于老師,心裏默默回味着于琴的倩影。
于琴的丈夫是她的同學,兩人在畢業時就結了婚。
任何男人都會嫉妒于琴的丈夫。
彎彎的遠山眉、黑白分明的眸子、挺直的玉鼻、豐潤的櫻唇、小巧的玉耳、鵝蛋型的俏臉、溫柔如水的神情、雪嫩的肌膚、披肩的秀發……
如果說于琴的相貌是萬裏挑一的美,那麽于琴的身材比她的相貌更稀罕一萬倍。
于琴的身高有168,比例極好,一雙玉腿修長之極,不過上帝似乎和她開了一個玩笑,她的身材雖然苗條纖長,卻擁有一雙豐碩無比的大奶子和兩片誇張之極的大屁股。
她的奶子實在太大了,任何衣服都難以掩飾,搞得于琴的性格有些自卑,常常想要掩蓋自己的奶子,結果卻是适得其反。
當時有個同學叫胡貴發,給于琴起了「大奶牛」的綽号。
  說起這個胡貴發,同學們暗自搖頭。
胡貴發是插班生,成績一直吊車尾,長得又黑又醜,身上有股很難聞的氣味。
胡貴發早就放棄學習了,基本上每一節課都在睡覺,隻有于琴的英語課才活躍——可惜這樣的「活躍」完全與認真聽講無關,而是吹哨子、說怪話調戲于琴。
于琴性格懦弱,再加上新來乍到,臉皮很薄,所以也隻好裝作沒有聽見。
胡貴發越來越嚣張,甚至公然和幾個吊車尾的差生一起談論于琴的身材,說于琴的奶子至少有J罩杯。
  高二那一年,于琴生下了一個兒子。
等到産假休完,于琴的身子愈發豐滿誘人,奶子和屁股足足大了兩圈,讓人擔心把衣服裙子撐破。
天天由這麽一個性感肉彈上課,三班的男生哪還會開小差,教室仿佛成了大草原,男生們的褲裆頂起了一座座蒙古包。
「大奶牛」的綽号就是胡貴發那時候起的。
  可是等到高三開學,胡貴發不見了,沒人知道他的去向。
鄰近高考,學習緊張,胡貴發也從大家的記憶裏淡去,直到此時談起于琴,大家才想起他。
  「胡貴發來吧?」當年的體育委員馬遠問道。
  「通知他了。」劉全說道。
  衆人的話題又岔開了去,不知不覺到了六點半。
忽然門口一聲誇張的招呼,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師生們的目光齊齊看向他,隻見他又黑又壯,長相猥瑣,卻不倫不類地梳着個大背頭,。
「胡貴發!」劉全打了聲招呼,大夥兒起身迎接。
  胡貴發長得雖醜,人卻八面玲珑,略顯浮誇地跟大家握手。
這時門口進來一個西裝革履的大漢,在他耳邊低語兩句,胡貴發揮了揮手,他就離開了。
胡貴發向同學們笑道:「是我司機呢。」
大家這時再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全是極高檔的名牌,光是手上那塊手表估摸也得有兩三百萬。
  「你小子發了啊。」數學王老師爲人大大咧咧,這時說出了同學們的心聲。
胡貴發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黃牙,笑道:「王老師經常拿三角闆打我頭,我就是被您打開竅的。」
他說的滑稽,引起哄堂大笑。
  但笑聲戛然而止,四十三雙目光怔怔地盯着門口,整個包廂針落可聞,隻有高跟鞋落地的「笃笃」聲。一個女人出現在大家面前。
她一頭齊耳短發,一張小巧的鵝蛋臉俏美絕倫,不是于琴是誰?
  畢業十年之後,于琴的美再度震撼了三班的師生。
  但大家震驚的不僅是她的絕色。
隻見于琴穿着一身女秘書的套裝,上身是白色蕾絲邊的襯衫,一雙雄偉至極的乳峰裂衣欲出,簡直超出了想象力的極限,相比之下,那些歐美巨乳女星簡直就像沒有發育的小女孩;下身是俗豔的紅色包臀套裙,裙腳開得很高,幾乎都到大腿根了,和齊逼小短裙也沒什麽差别,下面是兩條被黑絲包裹的美腿;長腿的盡頭是一雙黑色的高跟鞋,鞋跟很高,導緻于琴不得不費勁維持平衡,顫顫巍巍地,每走一步,胸前的兩枚奇尺大乳抖起陣陣乳浪。
  這哪裏是當年淳樸保守的女教師,簡直是街邊賣肉的妓女!
  于琴走上前,突然之間,胡貴發伸出手來,攬住了于琴的纖腰。
衆人目瞪口呆,隻見胡貴發笑嘻嘻地說:「于老師,大家都等你呢,你介紹一下自己的身份。」
于琴的臉頓時紅了,低着頭輕聲而清晰地說:「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我……我現在是胡貴發的老婆。」
  一時間包廂裏鴉雀無聲,誰能想到這個全市最美的女教師會嫁給猥瑣不堪的無賴?
  過了片刻,劉全打破了尴尬的氛圍,請于琴和胡貴發入座。
因爲于琴是老師,坐在物理徐老師旁邊。
當于琴的大屁股坐上位子時,徐老師瞟了一眼,發現這隻當年就聞名全校的豐臀更是大了幾圈,比她的奶子還誇張,相比之下座位都顯得小了。
  飯局一開,氣氛又熱鬧起來。
胡貴發巧舌如簧,段子一個接一個,說的女同學都臉通紅,不過他确實有一套,大家對他起不了反感之心,反而覺得那張醜臉越看越順眼。
于琴說話不多,不過衆人明顯感覺到她變了很多。
她的俏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了端莊的氣質,代之而來的是濃濃的肉欲,以及眉梢眼角不時流露的疲憊和凄楚,簡直像個賣了多年屄的妓女。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大家胡鬧一番後,各自道别。胡貴發喝得特别多,借酒撒瘋開始調笑起女同學來。于琴卻似乎習以爲常,一點都沒有變色。劉全見時間差不多了,順水推舟結了場子。衆人互相道别,相約來日再見。
胡貴發醉的不省人事,于琴攙扶着他出了飯店。
  飯店門口停着一輛勞斯萊斯,胡貴發的司機見老闆來了,打開車門。
于琴扶他放在後排座位上,自己從另一邊上車。
車發動了,在夜色間穿過城市。胡貴發嘴裏哼哼着,打了個酒嗝,酒味噴的滿車都是。
胡貴發忽然吐出清晰的字眼:「尿……尿……」接着又胡話起來。
于琴聽了,掰開胡貴發的一邊腿,跨到他兩腿之間,溫馴地跪下,把臉對準胡貴發的褲裆。
她伸出纖纖玉手,在胡貴發胯下輕輕摸了摸,然後拉開他的褲鏈,熟練地掏出胡貴發的肉棒。
胡貴發的肉棒又黑又粗,像一條醜陋的肉蟲,紫色的龜頭大如鴨蛋,被包皮半掩着,散發着令人作嘔的臭味。
于琴卻輕輕張開豐潤紅豔的小嘴,含住胡貴發的大雞巴。
胡貴發舒服地「絲」了一聲。于琴感到嘴裏的雞巴一動,臭烘烘的尿液灌了進來。
于琴熟練地吞咽着又多又急的熱尿,一滴也沒有漏出來。
臭尿似乎沖刷着于琴被肉欲掩蓋的心靈,露出八年前的記憶來。

                 二
  十年前,于琴随丈夫華威來到S城。
華威與大學同學合夥,開了一家電子商務公司。
頭兩年的行情很好,華威很快在S城的市中心付了一套豪華公寓的首富,于琴則專心在家帶兒子,成了一個家庭主婦。
平靜的日子在第三年被打破。
華威的合夥人因在澳門賭博欠下巨款,卷走了公司的财産逃走。
消息傳出,公司的資金鏈斷了,債主紛紛上門。
在巨大的打擊面前,身體本來就不太好的華威患上了急性腎衰竭,很快演變成尿毒症,不得不住院,靠血透維持生命。
高昂的醫療費、房貸、債務瞬間壓在于琴這個弱女子身上。
正在于琴一籌莫展之際,于琴的朋友介紹了一個人給她。
那人名叫範旭,在S城開着一件高檔酒吧。
範旭說想請于琴來酒吧做商務,并大方地預支了她半年薪水共十二萬。
這并不是個小數目,解了于琴的燃眉之急,于琴當然沒有拒絕的道理。
  範旭的酒吧名叫「普羅旺斯」,地點在S城最高檔的區域的一個不起眼的暗巷裏。
于琴随範旭來到「普羅旺斯」,門口停了一些豪華轎車。
進了鐵閘門,是一個院落,裏面種了各種熱帶花朵,争奇鬥豔,芬芳撲鼻,仿佛把外面的世界和「普羅旺斯」隔開。
裏面矗立着一幢大廈。
範旭帶她上了電梯,來到頂層二十四樓。
出了電梯門右轉,是一家極大的酒吧。
現在沒有到晚上,所以氣氛很安靜。
範旭說:「我們這裏隻招待上流男士,有五百萬的資金證明才能辦普羅旺斯黑卡。」
  範旭帶他來到辦公室。
從落地窗往外看,能看到碧藍的海。
兩人坐下開始談了起來,于琴才知道所謂「商務」就是酒吧招待。
思想保守的她隐隐覺得這個工作不太好,但她心急用錢,也隻能答應了。
  當天于琴就開始了培訓。帶她的人叫豔姐,是個三十出頭的美女。
在豔姐的指導下,于琴很快熟悉了工作。一周後,于琴開始正式上班。
  晚上的「普羅旺斯」熱鬧非凡,于琴穿了一襲酒紅色的連衣裙,捧着托盤給人上酒。
于琴發現吧女們都美豔非凡,甚至有一個以前在電視裏見過的明星。
酒吧的客人不少,于琴發現這工作并不輕松。
正當她忙碌之際,忽然聽到一陣音樂喧嘩,酒吧裏進來一隊人,頓時氣氛熱烈起來。
于琴瞟了一眼,俏臉瞬間變得通紅,原來進場的是一隊泳裝女明星,穿着形式各樣的泳衣。
前面幾個還好,隻是三點式,到後面越來越不像話,有的隻是兩根布條遮住奶頭,根本掩蓋不了碩大的奶子,到最後出來的女人,就更不像話了,簡直就是全裸的,隻是在奶頭上挂個遮羞的吸盤。
這些女人中有不少是黑人和白人,白人的大奶子和黑人的大屁股掀起令人眼花缭亂的乳波臀浪,顯得淫靡不堪。
  「她們是S組和A組的,」
于琴聽豔姐說,「穿的越少,收入越高。」
  于琴滿臉害臊,看都不敢看,繼續忙自己的活。
過了一會兒,于琴忍不住又瞥了一眼,見那些暴露着一身浪肉的女孩胸罩、内褲上夾了很多花花綠綠的東西。
于琴仔細一看,才看清全是鈔票,紅色的是人民币、港币,綠色的是美元。
這些錢都是酒吧裏一擲千金的豪客的小費。
  于琴一直忙到深夜才下班,累的腰酸背疼。看來錢不是這麽好賺的。
  就這樣,于琴在酒吧上起夜班。
值得欣慰的是,酒吧裏的客人素質都比較好,沒有動手動腳的,但有不少客人想約于琴出去,都被這個美少婦婉言謝絕了。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于琴已上了一個月的班。
生活的現實卻越來越逼得人喘不過氣來。
于琴沒想到錢是這麽不經花,一下子又要見底了。
于琴心情苦惱,工作中便出了差錯。
範旭把她叫到辦公室,問她是怎麽回事。
于琴隻好把心中的煩惱說了。
豔姐也在,說:「小琴,要不你加入A組,工資高一倍,還有小費拿呢。」
于琴開始聽不明白,瞬間才反應過來,臉變得通紅,結結巴巴說:「那……那怎麽行!」
範旭說:「怎麽不行?」
于琴說:「太難爲情了……」
豔姐說:「你都到這步了,還管什麽面子?再說我們的客人很規矩呀。」
于琴心中糾結無比,範旭說:「好了好了,你回去再考慮一下。」
  第二天晚上,于琴找到豔姐。
豔姐見她戰戰兢兢地低着頭,微微一笑,說:「怎麽了?」
于琴鼓起莫大的勇氣似的,說:「豔姐,我要加入A組。」
  豔姐嘴角露出笑意,鼓勵了她兩句,叫來管衣服的小妹。
小妹問于琴的胸圍尺寸,于琴報了,小妹爲難道:「豔姐,我們這裏最大的罩杯是J,是給俄羅斯女孩準備的,沒有L罩杯的胸罩呀。」
豔姐說:「小兩個罩杯肯定不行的。」
于琴沒考慮到自己的這對胸實在太大,不禁尴尬。
  豔姐眼波一轉,說道:「要不你幹脆加入S組吧,錢還要多一倍。」
于琴沒反應過來,爲什麽S組行A組不行。
豔姐說:「S組嘛,就不要罩杯了。」
于琴頓時想起那些隻遮住奶頭的吧女,臉漲得通紅,說:「那……那……太丢人了。」
豔姐說:「S組的工資是你現在的四倍,還不包括小費,你想好了。」
在金錢的攻勢下,于琴終于屈服了,她咬了咬牙,說:「好的,我做。」
  更衣室裏,于琴換上了S組的服飾。
說是服飾十分勉強,不過就是一條金色丁字褲、兩隻挂在奶頭上的金色吸盤和一雙香槟色的高跟鞋而已。
于琴從沒穿得這麽性感過。她脫下衣物和胸罩,褪下裙子,把内褲和絲襪從大屁股上脫了下來。
于琴穿上丁字褲,窄小的布條嵌進恥縫和股溝裏,冰涼而怪異的感覺讓她打了個激靈。
接着她把金色吸盤放在兩粒奶頭上,吸盤形成的真空讓她的奶頭「蹭」地翹了起來。
她又穿好高跟鞋,俯身的動作讓她抖起一陣乳波臀浪。
  于琴走到鏡子面前,深吸口氣,擡頭看鏡子中的自己,不禁「啊」的叫出聲來。
她還是低估了這套服飾的性感。
鏡子中的自己幾乎是完全赤裸的,露出一身欺霜賽雪的浪肉,L罩杯的奇尺大乳像兩隻沉甸甸的大蜜瓜,乳峰的兩粒櫻桃被吸盤遮住,吸盤上的粉色流蘇顯得說不出的挑逗。
經過平坦看不出生過孩子的腹部,丁字褲像一個拙劣的謊言一樣遮蓋着私處,于琴慶幸自己不久前修整過陰毛,否則萋萋芳草很容易從丁字褲間冒出。
  于琴轉過身來,扭頭看自己的背後。
光溜溜的雪白香背下是弱柳般的腰肢,再下面是豐隆無比的大白屁股,仿佛一隻優美的大提琴。
丈夫華威最愛她的大屁股,喜歡讓她撅着蜜桃形的巨臀從後面幹她。
一想起床笫之事,于琴的臉就火辣辣的。
她閉上眼睛做了個深呼吸,跨步走出更衣室。
  熱烈的聲浪撲面而來。
于琴下意識地一手橫遮奶子,一手掩住下身。
豔姐遠遠看到她,讓她來吧台領酒。
于琴隻好踩着高跟鞋,抖着誇張的乳波臀浪,向吧台走去。
  這時酒客們注意到了于琴,氣氛頓時變得更加熾熱。
于琴的到來仿佛讓酒吧升溫好幾度。
于琴感到一雙雙男人的眼睛掃過自己的一身雪脂嫩肉,羞得屁股都紅了。
她恍恍惚惚地從吧台接過裝着酒水的盤子,送到客人的位子上。
幾個S組的黑人和白人女郎看到她,都發出「WOW」的驚歎。
于琴把酒送到了指定的座位,俯身放下盤子,一杯杯放酒,臉上還要挂出僵硬的笑容。
這時她聽到背後傳來的英語對話。于琴是英語老師,完全聽得懂。
  「這小妞明明是亞洲人,屁股怎麽會這麽大?」
「不僅大,而且你看她的臀位很高,一點也不像亞洲人。」
「對,隻有黑妞的屁股有這麽高的臀位。」
「快看,蘇珊也在,兩隻屁股并排撅着,除了顔色相反,簡直一模一樣,但亞洲小妞的屁股明顯要大上一圈。」
「噢,上帝,真是奇迹!」
被人津津樂道地品評屁股,于琴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她瞥到旁邊一桌一個S組的黑人女孩正在給客人上酒,光溜溜的屁股撅得老高,想必就是兩個人說的蘇珊了。
她能想象自己的姿勢也和蘇珊一樣。
  蘇珊的黑屁股十分肥大,而且正如那兩個外國人說的,臀位很高,顯出驚人的上翹幅度。
于琴讀過一篇英語閱讀材料,說黑人的臀位比其他人種高。
十九世紀,歐洲殖民者曾在非洲找到一個少女,臀位之高超乎想象,那是一隻罕見的巨大翹臀,屁股上甚至可以站一個小孩。
這位少女被稱爲「黑人維納斯」,帶到歐洲展覽,年紀輕輕就死了,死後屁股被割下來供人研究,現在還保存在博物館裏令于琴煩惱的是,她雖然是亞洲人,卻有一個黑人般高臀位的挺翹大屁股,走在路上經常被男人注目。
她從來不敢穿牛仔褲,怕顯露自己誇張的臀型。
她無論如何想不到今天要在衆目睽睽之下展示光溜溜的大屁股。
  這時更羞恥的事發生了。于琴拿起盤子正要走開,「啪」的一聲,裸露的臀肉結結實實挨了一掌,抖起一陣香豔的臀浪。
  打她屁股的是鄰桌一個男士,看起來很斯文。
于琴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個男人微笑着掏出一疊百元大鈔,卷成一疊塞進于琴的丁字褲。
于琴顫聲說道:「謝謝。」
聲音中都帶了哭腔,說罷抱着盤子,踩着高跟鞋快速離開。
  豔姐正在吧台,看到于琴丁字褲裏塞了錢,笑道:「不錯吧。」
于琴委屈道:「他們……他們怎麽能摸我……」
豔姐笑道:「不然怎麽收小費啊?」
于琴恍然大悟,原來S組能收小費的代價便是肢體接觸。
  酒吧的客人越來越多了,于琴沒有時間細想,又匆匆忙忙托盤上酒。
客人似乎特别鍾愛她的大屁股,于琴挨了好幾記屁光,好在客人都是很有素質的有錢人,絕不會白占便宜。
而且他們似乎有攀比心理,于琴丁字褲上塞的錢卷越來越厚。
  總算挨過了難熬的第一天。于琴回到更衣室,小心翼翼地把錢收好,回家計算了一遍,足足有七千塊。
  華威的欠款共有四百多萬,本來是難以承擔的天文數字,但如果以這個效率掙錢,一兩年内還清也不是不可能。
隻是這樣做,太對不起丈夫華威。
于琴左思右想,看着正在酣睡的兒子陪陪,終于下定了決心,爲了這個家,她要忍受羞恥和屈辱。
  從此,于琴開始了裸身吧女的生涯。
她以過人的美貌和火辣的身材成了「普羅旺斯」最著名的吧女。
于琴和其他吧女也越來越熟。
她知道了吧裏除了她以外,奶子最大的是俄羅斯白人女孩麗莎,足足有J罩杯,本來是一個著名的AV女星;屁股最大的是南非黑人女孩蘇珊;于琴來到「普羅旺斯」後,一舉包攬了奶子和屁股的桂冠。
  有一天淩晨,于琴下班後發現忘了拿鑰匙,回到更衣室,聽到衣櫃後發出奇怪的聲音,于琴走過去看,隻見蘇珊裸身跪在一個男人面前,碩大的黑屁股輕輕搖擺,正在津津有味地吮吸男人的大雞巴!
男人和蘇珊也發現了于琴,蘇珊向她得意洋洋的一瞥,吮雞巴吮得更賣力了。
于琴趕緊拿了鑰匙走人。
  于琴漸漸發現吧女經常被客人帶走。
大廈的三到十二樓是豪華賓館,甚至有全S城首屈一指的總統套房,給多金的客人們玩弄吧女提供了方便。
就拿麗莎來說,于琴每天都看到這個巨乳美女和不同的男人出去。
  于琴作爲「普羅旺斯」臉蛋最漂亮、奶子和屁股最大的性感肉彈,有很多男人要約她,于琴一概婉拒。
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守住底線,決不能喪失貞操。她美妙的肉體隻屬于華威一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9-25 00:09 , Processed in 0.07007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