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3|回复: 0

背叛的開始

[复制链接]

787

主题

787

帖子

24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29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8-2 09: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次被廁所被強姦後,我漸漸發覺自己越來越傾重於肉慾。在寂寥時經常會胡思亂想,幻想著如何偷情、和不同的男人做愛的感覺。

不過幻想歸幻想,我並不願意去實現它,因為我知道偷情會使我付出天大的代價。

被陌生男人強姦的事,我沒有對任何人說,包括我的好姐妹小玲也不說,當然我丈夫更不能讓他得知了。但是我對我丈夫更加好、更體貼,我總覺得我對不起他,雖然說是被強姦的,但我自問在那過程中我自己也在享受,雖說我不是自願的,但我發覺我好像也不怎麼反抗啊!

那事件過了幾個月後,我和小玲依然常常在上次那個地方出入,不過再沒有碰上過那個男人。也在這幾個月時間內,我和小玲的丈夫相互認識了。

她丈夫--阿昌是廣州本地人,三十歲左右,標準的南方男人,個子精瘦精神飽滿,樣子還挻帥的,最特別的是他那雙漂亮的眼睛,源源不斷地散發出男人獨有的魅力。我發覺他常常盯著我看,每次我與他眼神相碰,我馬上轉開並且心如鹿撞。我常把他幻想成偷情對象。

這天晚上我和小玲本來約好一起去健身中心跳有氧舞蹈的,不過臨出門時小玲來電說月事來不能去了。我祇好一個人去了。

在運動後洗完澡整個人都清爽了,從健身中心出來已經是九點了。

「小芸,上哪去啊?」

我順著聲音望去,「阿昌?哦,我剛健身出來,你怎麼在這裡的?」原來是小玲的丈夫阿昌。

阿昌那攝人的眼睛往我臉上一掃,笑笑的說:「哦,我剛才和朋友在這邊談些事。」忘記介紹了,阿昌是做生意的。

「小芸,你有沒有空,我請你喝東西。」阿昌好像蠻高興的樣子

「呵,看來今晚你的生意談得很有收穫哦,好吧,去哪?叫小玲出來吧。」反正老公這幾天趕工,都在籌建處過夜,這麼早回去也是無聊之至。

「好的,到地方坐下我再打電話給小玲。」阿昌望了我一眼笑著說,「今晚談生意還真的收穫不小,等一下慢慢告訴你。」

我隨阿昌走過了一個街口,上了他停泊在那裡的車子。我們來到環市中附近的一間XXX酒吧,坐下後阿昌馬上又站起來說是出去打電話給小玲。

我也打電話給老公告訴他我和小玲在喝東西,免得他打電話回家找不到我。

「小玲說她很不舒服,不來了,還說今晚放你飛機很不好意思,讓你玩得開心點。」阿昌回到座位上就說個不停。

我們坐的位置在大廳的一個角落,這間酒吧的情調還蠻好的,燈光很柔和,但並不像其他「情侶吧」的昏暗環境,這裡絕對是朋友相聚的好地方。

我們邊喝著喜力邊聊天,話題由小玲聊到家庭、生活等等,不知不覺的我喝了幾瓶喜力,頭有點昏昏的、沈沈的。

阿昌說該走了,當時已經十一點多了。

這時阿昌說酒喝多了點,先去個地方吹吹風醒一下再送我回去。我們便驅車來到了麓湖畔。剛喝完酒再在這涼風習習幽雅的湖區漫步真是無比的享受啊。

回到車上,黑暗中阿昌插車鑰匙時不小心掉到座位下了(過後才知道他是有意掉的),他馬上彎腰下去摸索。那天我穿的外套是短擺裙、休閒襯衫,腳下是一雙精緻的涼鞋。他有意無意地碰了好幾次我的腳,還在腳趾處掃過。平時我的腳就非常怕癢,連自己碰都受不了,可是這時我不是覺得腳癢癢的反而覺得心癢癢的。

「唉!我這車內的燈壞了,早該修了。」阿昌歎氣說著,「小芸,你伸手在後排座位上拿個手電給我。」

「你先起來,我手夠不著啊。」我伸手探了幾次都摸不到手電筒。

「不用起來,你坐好了。」他已經整個人蹲在我腳下了,伸手到我座位邊把我的靠背調成平躺的,他還乘機偷摸了我的美臀,我又是一陣心慌。

他接過我遞過去的手電筒並說:「你暫時先躺著吧,我找找看。」

過了一陣,我覺得有點不對,我挺身一看,他哪裡是在找鑰匙,手電筒照在我微開的兩腿間,他在欣賞我裙底的風光呢!

「不要這樣,阿昌,別玩了,快找鑰匙吧。」我一直都對他有性幻想,但是到了真正有事發生時我竟然怕了。

阿昌並沒有離開那個位置,祇是擡起頭望著我說:「小芸你太漂亮了,還有你的腿真是難得一見的美腿啊,讓我再看一下好不好?」

他那迷人的雙眼在黑暗中好像發出攝人的光芒,我的心一陣狂跳。可能是虛榮心作祟又或是酒精的作用,我竟然沒有拒絕他。

「我哪有你們家小玲好看啊。」

「和小玲比較的話,我覺得你的小腿比她的漂亮,再上去嘛……」他邊說邊掰開我的雙腿,我的陰部只剩下一條黑色丁字褲遮掩了。「你的下面很肥啊,小內褲包不完,還露出好多肉來。」他開始摸我的大腿根部,頓時我的汗毛突豎,一陣微顫,馬上感覺到我下面開始大量地分泌液體出來。

「阿昌,不要這樣,我們到此為止吧。」我聽到他以及我的呼吸開始急速,感覺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急著想阻止他,「我是有老公的,你也有小玲的,我…我……不想對不起他們。」

「小芸,別這樣,我保證不做那回事,看一看就行了。」他停下摸腿的手,「真的,不做那回事,相信我。我們沒有做那回事就不算是越軌,沒有超乎朋友關係……」

他那該死的迷人的眼睛在手電筒的弱光輔助下,看得我心慌意亂,腦海中閃過:「對呀,沒發生關係就不會超乎朋友關係呀。」(哎!這是什麼道理啊,光看不該看的地方就已經超乎朋友關係了。都是酒精惹的禍。)

「我欣賞一下就行了,我感覺你的應該比小玲的好看,光看小內褲包得鼓鼓的外形就非常的漂亮了。」他說完用褲裡那硬得發燙的陰莖在我的小腿摩擦著。

「別說了,我覺得羞死人了。」我被他逗得渾身發燙,就平躺在了座椅上。

他用小拇指小心的挑開我的內褲,使我的下陰完全裸露在他面前,直接觀看著我那肥沃的下陰,由於他的頭伸得很近,熱浪般的呼吸噴在我的下陰處,噴得我下陰一陣抽搐,又湧出了許多淫水。

阿昌輕輕的撫摸著我的大腿根部,還試探性地偷摸了幾下我的陰唇外圍。

「你的毛真少,陰部能看得一清二楚的,太好看了,這正是我最喜歡的型。啊!你流出很多水來了!真美啊。」

被他說得我十分難為情,羞得我用手摀住下陰,可是他沒有就此罷休,用手指沿著我的手指縫隙輕輕撩撥著那稀疏的陰毛。另一隻手向上進攻,伸到衣服裡面撫摸著我光滑柔嫩的背部。我明白他的意圖,稍稍擡起背配合,他伸到文胸後面一撥,輕鬆熟練地打開了文胸扣子。

他已經弓起身來,把我的上衣捲起,撥開文胸,低頭下來吻著我的胸、我的雙乳,含著我的乳頭用靈巧的舌頭在舔著。電流般的刺激不斷地從乳頭發出來,我時而抱著他的頭,時而抓他的頭髮,我由喘粗氣變成低聲呻吟。其實那並不是阿昌的調情技術非常好,我覺得那是偷情的刺激,那時候心理上的刺激已經遠勝過生理上的刺激了。

阿昌開始拉我的內褲,被慾火煎熬的我也已忍不住了,擡起臀部讓他很容易地把內褲拉下來,他邊吸吮著乳頭邊用手指在我下陰的淫縫裡來回撩著,撥弄著我那最致命的陰核。每次撥到我的陰核,我都不自覺地渾身一陣顫抖,感覺到淫水已經股溝流到座椅上。

他不知幾時把那剛硬發燙的陰莖釋放出來,拉我的手去摸弄它。黑暗中我感覺到那東西真的很熱,龜頭還有點濕濕的,莖身有許多彎彎曲曲的微凸的血管。我緊緊的抓住它,慢慢地套弄它,我已「哦……哦……」的呻吟不止。

他再次蹲下身去,把我的涼鞋、內褲統統解除,埋頭到我胯下狂吻著我的下陰。我和老公從沒試過口交,因為我們都覺得不衛生。今晚第一次嘗試被口交,並且是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好朋友的男人口交,那種美妙的感覺、刺激,真是美不可言,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特別是他那又熱又濕又軟綿的舌頭在我陰核上打轉時,頓時我感覺天旋地轉。

我既緊張又興奮,雙腿用力緊夾他的頭,手在亂抓他的頭髮。我快發瘋了,由於環境所致,不敢大聲呻吟,只能用力亂甩頭以發洩壓抑的快感。我的淫水分泌一批又一批,流在真皮座椅上浸濕了我的屁股。

他的手指撥開了我的淫縫,找到濕淋淋的小穴口,慢慢地插進了一節手指,手指在陰道的窄口處不停的攪動,嘴不停的攻擊著陰核。手指繼續插入,整根沒入後開始抽插著。現在的我已經不再去理會是否超乎朋友關係,道德已經淪陷,肉體慾望已經主導了我的理智,我只知道很需要陰莖插入的那種滿足感,我需要男人、需要愛撫、更需要性愛……

由於車內悶熱,我倆經過一陣慾火焚燒已經大汗淋漓,他摸出車匙,也不轉身,打著車開了冷氣,然後爬到我身上,我已經做好準備默默地等待他的進入。

在黑暗中,他手握陰莖在我的淫縫上來回劃了幾下,很熟練地分開了我的陰唇,龜頭已經壓到我的陰道口外,我雙腳交叉盤在他腰間。就在那瞬間,我才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經出軌了,等待著的是丈夫以外的男人、陌生的陰莖,即將插入丈夫專用的陰道。

我屏住氣等待,他好像並不太著急,慢慢的插入,龜頭已經進入到窄口,我才「呼……」呼出一口氣,好像剛完成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後的那種鬆一口氣的樣子……

一陣急速的手機鈴聲在我們毫無防備下突然響起,真是把我倆嚇一大跳。

「噓!是小玲。」阿昌拿起電話接聽,龜頭仍然插在我體內,「小玲…哦,我們還在談啊……是啊,劉先生第一次來廣州……我回去再說吧……好的,就這樣啦!」

聽完電話我才敢喘口大氣。感覺到插在體內傢夥沒有剛才那麼硬了。本來如果是正常做愛的話,這些電話聲不會嚇到軟的,祇是我們現在是在偷吃啊,原本就偷偷摸摸的了,稍有響動就會嚇一大跳啊。

他沒有拔出,用大拇指按在我陰核上有節奏地搓揉著,我被弄得呻吟不斷。

在呻吟聲的刺激下,陰莖再度硬起,我十分清晰地感覺到龜頭在漲大、變得更硬。體內源源不斷地分泌出更多的淫液,祇是被龜頭塞住出路沒有流得出來。

此時他也忍不住了,腰間一沈,「噗」的一下泛水聲,一下插到底,滿腔淫水受到擠壓濺射出來。

「啊……」我被這突來一插,一陣興奮的叫聲沖喉而出。

他開始不緊不慢地長抽長插,「噗、噗、噗」的抽插聲有節奏地響起。他的陰莖比不上我丈夫的大,不過對女人來做愛並不是大小來決定快感的(除非有特殊愛好的例外),由於偷情的刺激使我覺得比和丈夫做愛具更強烈的快感。

抽送了七八分鐘左右,他幾乎完全拔出,只用龜頭卡在我的陰道窄口處,輕微的磨動五六下再猛地深插入,又馬上抽出重複以上的動作。我最受不了這一招的了,經常是這樣被老公弄丟的。

「啊∼∼啊∼∼」我大聲呻吟著,此時的感覺先是體內一陣空虛,但在陰道口的陣陣酥麻讓你期待著在門口的陰莖插入,接著突然襲擊的充足感使人好像被推上天的快感,不過馬上又消失,再次變得空虛。

這重重複復使我咬牙切齒地抵受著快感的衝刺和空虛的煎熬,一聲聲大聲的呻吟從體內被迫出。

一股強烈的快感熱浪捲襲我全身。這股熱浪使我眼前一陣昏眩,身體不住地悸動、抽搐,雙手用力抓在真皮座椅上,一陣陣「啊--」的長聲呻吟伴隨著腦袋瘋狂亂甩。這第一輪高潮使我感受到從未有過如此強烈興奮的快感。

好在他在高潮中停止了活塞運動,靜靜地插在深處和我一起分享我的高潮。

許久,高潮漸退,他再次開始了猛烈的活塞運動。這次他採用了全抽全插,每一下都使我們的恥骨相碰,速度由慢向快。他扳起我的頭,讓我借助月光看到自己的下陰處那抽插的情景。

「小芸…………好看嗎?」他越插越快,越插越猛。他也開始沈沈的呻吟:「哦∼∼∼∼∼∼∼哦∼∼∼∼∼∼」

狂抽猛插一陣子,肉體的快感和感觀的刺激使我再一次被推至最高點。我正抓狂般迎來第二輪高潮,他這次沒有象上次那樣停下來,反而抽插得更激烈……

「小芸∼∼∼∼哦∼∼∼∼∼我∼∼∼快要∼∼∼∼∼∼∼∼要∼∼∼∼射了∼∼∼∼∼」只見他用盡全力,拚命的幹著,「我∼∼∼∼射∼∼∼∼∼∼∼射∼∼∼射在裡面∼∼∼∼∼∼安全嗎∼∼∼∼∼∼」

「啊∼∼∼∼∼∼嗚∼∼∼∼∼∼嗚∼∼∼∼∼∼∼∼」我的高潮呻吟已經帶有哭號聲,「阿昌∼∼∼∼∼∼∼啊∼∼∼∼∼安全∼∼∼∼嗚∼∼∼∼∼」

猛插一陣,他忽然重重地插了幾下,最後深深插到深處,陰莖一跳一跳的,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進我陰道深處。此時我兩腿交叉緊緊夾在他的腰間,雙手緊箍在他頸部,我們一起共享最快樂的高潮……

高潮過後,我們開始清理戰場。真皮座椅上流了一大灘淫水,還有從我陰道流出的大量阿昌射進去的精液……

那晚過後,我沒有再和阿昌做愛,為了小玲,為了保衛甜蜜的家庭,我拒絕了阿昌私下對我的邀請。那次之後每見到他,當然一般小玲都在一起,我都有一種罪惡感。

雖然有過幾次他趁小玲去洗手間或其他原因暫離,都會偷偷撫摸我,但那只算是我們仍然維持的一種特殊關係吧……

我終於對丈夫提出要出去工作,其實我是想避免再次陷入其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2-14 20:59 , Processed in 0.03719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